Thursday, 31 October 2013

退休感言 31/8/2013





今天是国庆日,也是我退休两周年的日子。时间过得真快,上个星期我刚度过五十八岁的生日.
在我年龄刚过半百的时候,退休这个意念在脑海中浮现了,我开始深远的去思考自己余下的人生追求的是什么。当时我希望在五十五岁离开工作岗位,结束人生舞台的上半场,然后进入下半场去体验另外一种优游的旋律。这是我为自己预定的一个目标,虽然最后这个目标拖延了一年才落实,也不要紧了。
我在1980年加入这家印刷公司, 直到退休前都是专职于行销工作,售卖的产品包挂普通的电脑打印表格,如发货单月结单电话单,以及保安印制品,如支票股票债券证书等。
说到退休,虽然一切已在规划当中,但是当我正式向老板发函辞呈的那一刻,心里还是感到很纠结,岁月悠悠,我心悠悠,真的难以割舍。自愿退休的确需要决心和勇气,要看得开,要放得下。毕竟,退休是从此放弃丰厚的收入,从此离开一个熟悉的工作环境,从此改变过去的生活作息。
键盘一按,辞函寄发出去了,顿时百感交集,不知是如释重负还是若有所失。最后如预料中受老板挽留,我再逗留了几个月。我不是另起炉灶,不是跳槽,无需匆匆。最后的一个星期里,我整理好顾客的交易记录,样本和有关文件,交待好工作的流程,清理了办公室里私人的旧物,这也许就是我为公司,同事以及顾客所尽的最后的责任了。
离去之际,心中无限感慨,毕竟那里有我的心血,有我的感情,也有我的不舍。很多前尘往事都在一霎那涌上心头,我想起当年我前来应征的那个情景,当时我也是忐忑不安, 因为以我的条件恐怕难以胜任。那些年,我有好几位朋友在吉隆坡谋生,他们大部分是推销员,生活相当自由,令我羡慕,我没有远大的抱负,我的愿望只是以销售为职业,赚取的酬劳足以支付我全部的生活费用就好了, 一切随意而安。
当时的我就像许多中五毕业的华校生一样,只能听得懂简单的英语,若以英语交谈就不行了,况且在金马伦高原工作了六年,更是完全与英文绝缘。八十年代初期电脑的应用并不普及,我被告知我服务的对象都是大机构里资讯部门的执行人员,他们大部分是受英文教育的。虽然我的资历不足,这份工作对我来说将是一项很大的挑战,但是我还是渴望获得聘用。老板以广东话和我交谈,最后我被录取了,我很感谢好友Foo的极力推荐,当时他已经在那里任职。当然,我心里明白,艰难的路程还在前面,往后的日子还得摸着石头过河呢。
就是这样的一个机缘,我像乘坐在一叶轻舟上在这大都会的职场里起航了,三十多年里乘风破浪,我渡过了这个行业的顺境逆境高潮低潮,也经历了公司里的人事变动,幸运的我依然能够在惊涛骇浪中前进,市场上的风云逆变非由我主宰,时常都要随机应变,有时候危机之中也会隐藏良机,懂得掌握时机就能突破困境,山穷水尽疑无路的时候,往往是柳暗花明又一村。业务上的竞争时有输赢,工作上的成果也有得失,机会总是会留给有准备的人,这些老话都一一在我的职场生涯里印证了。
我服务的公司很多年前原是一家中小型的华资企业,后来成为上市公司,当时已经在同业中处领先地位,几年后主要股东卖出股份,老板换了人。管理层更换对我业绩影响不大,日愈竞争的市场却为我增添压力。在这漫长的岁月里,一步一脚印,我从一名推销员攀升到营业经理的职位,再转为市场代理,我的收入逐渐提升,我美好的人生也奠下稳健的经济基础。
世界在转变,很多企业的资讯传达都在电子化,无纸作业的操作已经逐渐侵蚀了印刷业的生存空间,这个行业的转型需要高智慧的专才加速推动了。回首过去的销售生涯,我庆幸自己适逢其时进入,我欣慰于这份职业所获取的酬劳,我更感恩于身边众人的支撑。
旭日初升之时,我踏入了这个行业, 艳阳高照过后是黄昏,满天彩霞伴斜阳,也正好是我潇洒挥手离开的时刻。再回首,航程中所遇到的风雨波涛已经是湮远的景象,过去的是非成败也成为过眼云烟了。
退休之后,我不断的调整自己的心态和适应生活习惯,每天都要做一些事,不然,闲到发慌可能会怀疑自己的生存价值。人生还有多少个十年?大部分的人不会超过两个。我总觉得很多事情应该在六十岁之前去完成,过后可能因为體力下降、記憶減退、思維局限、反應遲鈍而不能去做了。
如今,我不需要再为赚钱拼搏,不需要追求业绩上的突破,不需要为工作承受压力,此时正是黄金岁月,只希望能够保持健康的身体,开朗的心态,游走更多的地方,拍摄更多的照片。和家人相处更加融合,和亲友交往更加频密,培养更多的嗜好,找回更多的老朋友,安排更多的聚会。 我期盼中的美好人生,优质的退休生活,就是如此而已。